机智如我

这里是灵子
初三了弧超长
尽量不白嫖的小透明
扩列吗小可爱们(?
全职阴阳师LL凹凸
叶厨 乐粉 喻粉 兴欣厨
cp的话偏杂食
喜欢乱写一些段子和乱七八糟的流水账
喜欢玩游戏的手残
顺带不吃叶神相关cp

【杜柔】战火之上的星辰

不会取题目 小学生文笔流水账
世界观是自设…大概就是一个魔法和器灵的世界
能接受再往下看吧qwqqq

杜明站在瞭望台上,仔细地注意着附近的每一丝风吹草动。像被厚厚的黑布遮盖住的世界,连月亮都吝啬于赏赐其微弱的光亮。

“嗒、嗒、嗒……”富有节奏感的攀爬楼梯的声音传入耳中,这是兴欣派来站岗的人来了。杜明回想了一下表格上安排,理应是乔一帆那个乖巧的男孩。

战火早已燃起,王国中排得上号的势力悉数响应了王国的号召,组成了一支战力颇为强悍的军队。而兴欣与轮回两支小队带着各自的人马镇守着一座在计划中极其重要的城镇——若是最后守住了这座城池,那么战争也将就此结束。

敌国的军队还未到达这里,其他地方的战局尽在掌控之中,两方人马的工作还可以说得上清闲——当然只是相对来说。

脚步声停了下来,杜明回头,看清楚来人却是愣了一愣。

“啊,小乔被叶队叫过去有事了,我临时来替一下班。”来人开口解释道,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友好的微笑。

兴欣没什么不好的,杜明想,只是他暗恋的女孩唐柔在其中。

两人的初见完全称不上浪漫,一方被激起斗志,另一方则被损了面子难堪不已。

实在是命运女神有意的牵扯,那天轮回一行人到竞技场视察工作,除了周泽楷和江波涛两人在正经办事以外,其余几人都偷偷溜到竞技场里边看热闹去了。

而叶修正带着兴欣几人到竞技场锻炼能力,唐柔是主要提升对象。

好巧不巧的,杜明那天也没想着隐瞒身份,直接用他挂在竞技场的名字——吴霜钩月,一个竞技场积分十万以上的大佬身份在无数群众的注目下对上了另一边以“寒烟柔”名字出战的唐柔。

然后杜明输了,还是两次。虽然他也连续赢了她五六场,但输的意义可比赢要大的多。

那以后的一段时间他不知道被自家队友嘲笑了多少次,深感不爽。
不过唐柔可坦荡得多,友好地与杜明握了次手,眉宇间尽是战斗后的酣畅淋漓还有一丝丝对自己能力不足的失落。并说道“下次再战。”

杜明至今都清楚的记得那双被挑起战意的眼中所闪烁的光芒。

也就是那个时候起,他关注起了这个来自兴欣的姑娘,看她跌跌撞撞一路成长,饱受争议地一路向前。

而他们轮回善解人意的副家主和经验丰富的老前辈哪看不出来他这是在玩暗恋,几个人聊天的时候也没少拿这说事,几番扬言要将他卖到兴欣去做佣兵,收获了杜明不知道多少记白眼和中指。

“这的夜空,其实是很漂亮的。”杜明抬头望天,说道。

“嗯……是吗?”唐柔没料到他会突然开口,还反应了一下。

“是啊,我们轮回的几个人还来过这儿,几个人躺在草地上谈人生看星星,给每个星座瞎起名字。”杜明笑。

那时候周泽楷刚登上家主的位置,根基还不稳,但新上任的家主一瞧见有空闲的时间就把这几个高层的好友拉起来去外边瞎跑一通,说走就走,是个十足的行动派。

这毫无计划的旅游变数极大,有次去的地方突刮沙尘暴,每个人被糊了一脸沙子后又狼狈地回到了轮回基地。

“兴欣走南闯北,倒也没来过这。”唐柔说,“倒是见过沙漠上的星星,清晰又明亮。不过那时候可来不及欣赏这些,每个人都热得发晕,老魏骂骂咧咧的,包子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水和粮所剩无几,连叶修都没什么办法。”

“你们怎么出来的?”

“嗯……包子的运气实在太好,过了一阵子又跑回来说是找到了绿洲,之后又凭着迷一般的方向感把我们带了出去。”唐柔笑。

兴欣的姑娘不在战斗状态时似乎都带着温柔的笑意,不是每时每刻都有却恰到好处地让人觉得舒服。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以杜明一句邀约为结尾——那时候乔一帆爬上楼梯,说道:“柔姐,我事办完了,你去休息吧。”

“好啊。”唐柔看着杜明说,转身爬下梯子。

杜明有点吃不准唐柔这是在回答谁,不过既然是看着他,那就是回答他了。

他说:“等战争结束后,我带你来这看星星吧。”

唐柔知不知道杜明那点小心思?这不好说,毕竟她没谈过、也没想过要谈恋爱。上学时倒也被表白过好几次,无一不是被她婉言谢绝。

但她还是能明显感觉到杜明对她的不同,有时兴欣和轮回共同行动,她就瞧见叶修望向轮回队伍中的,意味深长的眼神。而她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只会看到杜明慌忙转头,和身旁队友搭话的动作,不过没注意到杜明耳根上可疑的红色。

但每次都这样,傻子才不起疑心呢。

唐柔对杜明的了解仅限于对对手,现在是对战友的范围,她知道他的器灵叫吴霜钩月,打法奔放,人称“狂剑客”,知道他的弱项,如何去击败他,成了队友后如何去配合作战。

杜明在她眼中并不是特殊的那一员。

杜明也知道,他也知道暗恋之路渺茫,或许哪一天他走不下去了,或是碰上了他更喜欢的姑娘,但现在他只知道,唐柔就是那个最好的。

为此他愿意去尝试,以致付出一切。

“王国的战士们,现在!”叶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是考验你们的时候了。”他手中的千机伞伞尖寒芒一闪,似是某种信号。

战火燃起的信号。

这是战争,不是演习,没有人想死,但每时每刻都会有人死去,侵略者为了生存抢夺资源,而生长于这片土地上的人誓死保卫,绝不让步。

热兵器的轰鸣与冷兵器相摩擦碰撞发出的令人牙酸的声音毫无保留地钻入每个人的耳中。无数虚幻的影子现身后又陷入永恒的长夜,战友的躯体倒下,便拿起他的武器继续作战。

唐柔招架住面前这人刺来的剑,心念一动,周身浮动着的魔法炫纹便飞向那人身上炸裂开来,几滴鲜血飞溅到脸上。她手往战矛上一抹,矛尖闪出炫目的火光——随后蔓延到整只战矛上。

她不停地挥舞着火舞流炎,对他人划在身上的伤痕不理不睬——没什么要紧的,流点血,有点疼而已,回去包扎一下就好了。

她周围一圈终于是没有站着的人了,握着战矛的手放松了一瞬,随后又死死地抓住。理智告诉她必须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不然她撑不到战争结束,可她又知道还远不到放松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被不知从哪冒出的一剑刺穿胸膛。

她大口大口地呼吸着,黏腻的血液气息猛地灌进鼻腔,一阵恶心。

不对!

唐柔猛地转身,一眼看见本倒在地上的敌人手中拿着一把匕首朝她刺来。

来不及,她飞快地判断出来,连避开致命部位的几率都小的可怜,何况那把匕首十有八九焠了剧毒,中了这一剑多半也救不回。

但她抬起的手臂未曾停下,提起战矛执着地朝那人心口刺去。

“噗”

意料之中的痛感并未到来,战矛扎入人体的感受那么真实,让唐柔一时间还有些呆愣,匕首随那人的身体一同倒在地上。

谁?

她敏锐地感受到空气中残留的魔法波动——一个最低级的防御术。立在她面前脆弱的魔法盾堪堪阻挡了一下敌人的步伐,她的战矛才先一步夺去敌人性命。

唐柔抬头朝某个方向望去,只见一人被一剑刺中腹部,而他手中的剑重重划过对面那人的脖子。

是他吗?

以伤换命,还是两条命,一点也不亏!

杜明在病床上睁开眼睛后第一个想法便是如此。

他所处的位置离唐柔不远,发现唐柔有危险时,思考没两秒钟就飞快地念了个防御术的咒语——而自己的对手也不是菜鸟,抓准时机给他来了一剑,本往心口刺的剑杜明给移了位置,又把那人解决了

唐柔实力本就比他强横,相比下来,她缺少的只有经验,于公于私,救她都比保命更合算,更何况他还把命保下来了。

杜明冷静地权衡了一下——这下长官应该不会骂我了。

他看向窗外,此时临近傍晚,夕阳将暖黄色的光洋洋洒洒地投入屋内,暖意便漫上心头。

战争,结束了啊。

杜明走出病房,正碰上现在外边指挥抢救工作的张新杰。

“食堂在那边。”张新杰给他指了个方向,又快步走开,看上去相当忙碌。

是该忙碌的时候,杜明想,不知道多少伤员等着疗伤呢。

他慢慢悠悠地朝食堂走去,一路上听了些新消息——总指挥叶修带着喻文州、肖时钦、江波涛等人与其他国家谈条约去了,不把那些人扒了层皮估计是不会回来的。

食堂几遍的人不算多,毕竟这时候大多数人还在病房里躺着,一场战争下来不知道得中多少种诅咒,也难怪张新杰没有随队去谈判。

他端着饭盆在食堂中看了一圈,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心享用这顿并不丰盛但十分和平的晚饭。这时候军纪大约也喂了狗,许多人在同伙伴讲述战场上那生死一瞬,导致整个食堂热闹得如同集市。

不过没有人会对这幅景象感到不爽并加以制止——多难得的热闹!

就连同样坐在角落里的,兴欣的莫凡也没有皱起眉头,反倒吃完饭后还在原位坐了一会儿,表情出奇的放松,仔细看还能觉查出一丝笑意。

天色渐暗,月亮爬上枝头,繁星显露出自己闪烁的光辉,微风轻轻拂过,带来树枝摇晃发出的沙沙声,带来隐约的,士兵们放声高歌的声音。

杜明不知不觉又走到瞭望塔边,仍有士兵在上边站岗,不过神情轻松,瞧到他还十分高兴地打了个招呼。他在旁边的草地上坐下,抬头仰望星空。

那是与那个连月亮都见不着的夜晚截然不同的美景,那是漫天的繁星,整片的星斗,广阔的黑色丝绒上点缀的闪闪发亮的宝石。

“嘿。”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转头,对上那人的眼睛,那没有如水的温柔、没有千里的冰封、无边的深邃。那更像是壮阔的江山画卷——一笔墨的豪情描摹出一纸的秀丽。

唐柔扫了眼杜明的腰腹,又自然地收回视线,在他身边坐下,也抬头望天。那时,她眼中立即装满了星辰大海,闪耀得令人目眩。

杜明有些骄傲地想:这就是我喜欢的姑娘,即使她身上绑着绷带,残留着数不尽的伤痕,她也有绝代的芳华,永不折损的傲气。

虽然杜明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骄傲。

面对心目中的女神,杜明也有些紧张,张开口只能问道:

“你吃饭了吗?”

“啊…忘了,一直在处理伤口。”唐柔这才觉出自己有点饿。

“去趟食堂吧,今天大概会准备点宵夜。”杜明说罢便作势要起身。

“不急,”唐柔笑,“叶修他们要回来了。”

“啊?”“再坐会,等着看吧。”唐柔对他眨巴两下眼睛。

似乎是在回应唐柔的话,没几分钟,“嘭”的一声,一朵焰火在天边炸开,随后是铺天盖地的礼炮声。虽然都是些魔法产品,但声势还真不小。

国家的国徽,联盟每个小队的队徽在天空一闪而过,胜利的礼炮也在每一个人心中炸响。

一片轰鸣声中,杜明开口,小声说道。

“唐柔,我喜欢你。”

掩藏在礼炮声后边的,是唐柔一句轻声的。

“嗯,我知道。”

END

评论(6)

热度(17)